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愚人的國度

規則放在行李箱 未燦爛別回家


那天讀朋友的文,回家。其實心裏有點觸動的。 我在評論寫著,這麼看來,我對回家,是牴觸的。 也不知是什麼滋味,只是就脫口而出了。


確實,這麼多年了,從未對任何人提及。 總是以麻煩,假期不夠,也不值得買機票為由,雖然這倒也是真的。 但我總不會說,其實我並沒有那麼在意回家這件事。


成長的路,真的也多少造就了我選擇與決定的方向。 同時也造就了我不予評論,不發聲的壞習慣。 說它是壞習慣,因為它讓我似乎喪失了對喜歡不喜歡,對是否該由我來承受的判斷。 我渴望一種強烈的主見養成,而不是那種算了算了或者無所謂的狀態。 這種猶豫不確定的個性,似是無底限的善良,有時讓我抓狂。 還好,有從閱讀中找到力量。也從閱讀中發現,一些執著與責怪自己要放下。


有時會反思這是不是一種冷血, 可我又是那種看到親情題材淚點低到爆的矛盾體質。 可能感動是因為覺得它美好,但其實一直以來的習慣對我來說, 如果它出現在我面前,我反而會措手不及吧。 所以不發聲,也是一種封鎖,我有我的世界。 出國快接近整十年了,只回過兩次家。 第一次因為換工作的時間沒有卡好,需要回家。 第二次因為失戀,正巧年底清了所有年假,在國內出差後就直奔雲南。 跟媽媽旅行將近半個多月,而回家三天,又離開了。


我的WhatsApp簽名一直放著這句話:規則放在行李箱 未燦爛別回家。 我想這是一個白羊座遊子的倔強。 回憶裡其實剩下沒那麼多清晰的記憶,而我也在離開後慢慢鑄造起自己的銅牆鐵壁。 被討厭的勇氣教會我斷離人生的因果關係,但青春懵懂時畫下的問號與烙印,多少還是扎根於心。


還是這樣感性,但也只能這樣感性下去。 或許當我有勇氣說出來,吐出去,這亦能成為一種斷捨離。 而我需要的是繼續打造自己的生活,做好想做的自己。

0 comments

Related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
$w.onReady(function () { $w('#dataset1').onReady(() => { $w("#listRepeater").onItemReady(($item, itemData) => { let sTitle = itemData.external; if (sTitle === "" || sTitle === null || sTitle === undefined) { $item("#button7").hide(); } else { $item("#button7").show(); } }); }); }) import wixWindow from 'wix-window'; $w.onReady(function () { $w('#pagination1').onChange(() => { $w('#line6').scrollTo();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