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愚人的國度

原來我一直將自己鎖了起來

《斷捨離》真的有讓人躍躍欲試的魔力,雖然只是小小清理,但能夠跟舊物果斷Say Goodbye,空出來的空間,拋開心理黏著性強的無用的物件,原來有奇妙的感覺。


而今天想說的並不是關於斷捨離的部分,而是那天讀《斷捨離》,突然點到自己的很普通的一句話。與其說一句話,其實它只是一個詞,一個描述狀態的詞。


“無法對旁人言及”

這個詞出現在一個案例裡,但觸動到我的,完全與案例無關。 而僅僅是這個詞本身,讓我頓時驚醒。 啊,原來這就是我一直以來的一個狀態。 而且在不經意間,就慢慢形成了習慣。 而這習慣,又導致我養成了一些自己都不喜歡的性格。 因為這一直以來,真的太久遠了。


那該是從高中開始的吧。 我還在納悶,週末的時候,為何突然就念舊起來,原來也跟看到的這句話有關。 突然去翻看學校網站,突然給同學發微信,卻遲遲沒有問出口。 也又猶豫,其實聯絡上了,又怎樣。 去翻看微博才發現,網頁版的自定義桌面竟還是ex的照片。 一頁頁翻看好友與微博,一些回憶歷歷在目。 走散的朋友,走散的關心,走散的聯絡。 雖然都屬於每一個人的日常,但我卻深深感受到, 網絡上的自己,那些年歲,很好得體現了某種鎖起來的狀態。 全因,“無法對旁人言及”。


還記得那天看到這句話後,滿滿的心裏一堆話,跟朋友一吐為快。 原來原來,我一直以為的自己,無所畏懼的自己,其實被包裹得很深。 也是巧合,那天520在朋友圈發了一張照片。 跟朋友說這就是我想要的想分享就分享的狀態。


妳是不是也因為無法對旁人言及的狀態,封閉了自己。 關於家庭,關於長輩,關於關係,關於各種世俗給人的定義與束縛。 不贊同時,就學會避而不談,以致於模糊了對錯,也迷失了自己。 就算漸漸學會堅定了自己時,卻也切斷了一些與世界的聯繫。


或許,沒有共同語言時,並不那麼可怕。 可怕的是小心翼翼的沈默,讓自己活成了得過且過。


感謝這些思考,也感謝過去的人。 只能說,這樣的恍然大悟,能在這燭光下敲擊鍵盤傾瀉而出,也是一種暢快。 我也還在練習,不被世界左右,但也要有足夠的知識撐起自己的原則與見解。


我想碼字是將鎖起來的自己再度打開的最好方式。 還有好多想寫想做的事,這種前所未有的充實,在寫作第十二天,是驚喜。

0 comments

Related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
$w.onReady(function () { $w('#dataset1').onReady(() => { $w("#listRepeater").onItemReady(($item, itemData) => { let sTitle = itemData.external; if (sTitle === "" || sTitle === null || sTitle === undefined) { $item("#button7").hide(); } else { $item("#button7").show(); } }); }); }) import wixWindow from 'wix-window'; $w.onReady(function () { $w('#pagination1').onChange(() => { $w('#line6').scrollTo();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