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愚人的國度

My Little Plant


這應該是我擁有的最容易養也最持久的植物了。


應該要回溯到大概5-6年前吧, 是舊公司離職的同事分留給我跟另一個同事的Money Plant。 就連這瓶子也是一直從那時用起的。


我對植物沒什麼研究,也沒有特別執著的愛好。 中間一度有試過放在土裡,但因為當時工作忙也沒有放在桌邊, 就半遺忘狀態下,讓它自身自滅了。 有一度我以為,它停止生長了,但它頑強地活著。


去年換工作時,我又帶著它,放回了原來的瓶子裡。 感覺還是喜歡使用清水,一方面乾淨容易換。 另一方面,對土壤是否健康我也沒有多少把握。 把它原本在土壤裡長成的形狀慢慢塑回現在滿意的樣子。 記得每天給葉子噴水,很喜歡看那水珠的點落在葉子上的模樣。 總能看到新的嫩芽就這樣在不經意間鑽了出來, 讓我會心一笑。


真的要感嘆它的頑強生命力,不求任何特別的關注,只是水份。 或許我可以更勤勞些換水,再放它在窗邊,沐浴陽光。 它的成長也是給我的力量。

0 comments

Related Posts

See All

偽文青語式後花園

閱閱一室君說, 不停買書但是不看, 叫做佛系閱讀法。 而這本書就是買了十多年, 都還沒能看到多少的其中之一。 它的好,在於它在研究領域填補了空白。 一個愛好者,由喜愛鑽研到專業, 這是我要致敬的。 我也總說喜歡,但最近開始反問自己, 不會深究,算什麼喜歡。 這也是我試圖讓總是飄著的自己回歸踏實的起點。 因為喜歡,所以書寫。 太愛這一段了。 說中了無用之美, 說中了去年碼字的緣起, 說中了我們說好的

敞開心靈

早晨在路上繼續翻書, 有一句話說到了心裡,最近的我的心裡。 作家若要我們體會到他在完整、 充分地與我們分享他的經驗, 就必須完全敞開心靈。 當然,雖然還不是作家, 但是是否完全將心敞開的疑惑, 也一直在心裡徘徊。 但是既然決定去做好這件事, 有這句話的支撐, 內心是有力量的。 或許這就是對的方向,我對自己說。 至少我很樂在其中。

當我終於敢稱之為節目

退一步從宏觀上來看, 選取上一年日更的文章來閱讀, 像是對去年的回顧與總結。 錄製時回看過去的文字, 甚至可以找到一些,一路走來的蹤跡。 好開心在慢慢實踐之後, 發現這是一件多麼有意義的事。 也想通過這練習, 更靠近我想要的表達的狀態。 一路摸索過來,突然心裡就有這想法, 今年,特別特别想把喜愛與專業撿起來。 發現十多年前也並不專心讀書的人, 需要做一個清空自己的步驟, 重新學習,吸收,從零開始。

bottom of page
$w.onReady(function () { $w('#dataset1').onReady(() => { $w("#listRepeater").onItemReady(($item, itemData) => { let sTitle = itemData.external; if (sTitle === "" || sTitle === null || sTitle === undefined) { $item("#button7").hide(); } else { $item("#button7").show(); } }); }); }) import wixWindow from 'wix-window'; $w.onReady(function () { $w('#pagination1').onChange(() => { $w('#line6').scrollTo(); }) });